再造散方歌方解,功效與作用,再造散醫案

【再造散組成】

炙黃芪6g 生曬參(泡)3g 桂枝3g 炙甘草1.5g 制附片(先)3g 細辛(先)2g 羌活3g 防風3g 川芎3g 煨生姜3g 大棗2枚 赤芍3g

黃芪

【再造散方歌】

再造散用參芪甘,桂附羌防芎芍參,細辛加棗煨姜煎,陽虛無汗法當諳。

【再造散方解】

本證是由素體陽虛,外感風寒,邪在肌表所致。治療方法以助陽益氣,散寒解表為主。熱輕寒重,肢冷嗜臥,面色蒼白,語言低微,舌淡苔白,脈沉無力,屬陽氣虛衰的表現。方中用黃芪、人參、附子補氣助陽,以治陽虛。桂枝、細辛、羌活、川芎、防風疏風散寒,以解表逐邪。芍藥和營,并利用其寒涼之性以制約附、桂、羌、辛等藥的溫燥之性。煨姜溫胃,大棗滋脾,合用益脾胃、調營衛、助汗源。甘草甘緩,緩和辛溫之藥發汗之力,并有調和諸藥。

配伍特點

一是解表藥與益氣助陽藥同用,則汗中有補,標本兼顧;二是發散藥與收斂藥配伍,則散中有斂,散不傷正。

【再造散主治】

陽氣虛弱,外感風寒。惡寒發熱,熱輕寒重,無汗肢冷,倦怠嗜臥,面色蒼白,語言低微,舌淡苔白,脈沉無力,或浮大無力。

【再造散醫案】

庚寅張季端殿撰夫人體虛難眠,延余診視,脈沉細,用溫補藥數服而愈。嗣后感冒風寒,渠以為舊癥,用參、芪等藥服之以致沉重,復延診視。脈緊無力,知為虛人外感,治以再造散加減,解邪和中之劑。服之寒戰,似藥不合,渠言奈何?余復診之脈動,言時發汗以姜白糖水飲之助氣。夫人胞叔楊子琛明府知醫,信余力盲不錯,藥邪相爭,故寒戰耳。張留余俟之至十點鐘時,果汗而愈矣。
(摘自《許氏醫案》)

【醫案分析】

該患者前患“體虛”、“脈沉細”之失眠,且為用“溫補藥數服而愈”,可見其素體本有氣虛。未言經常反復畏寒,脈不遲,后又習慣性地用補氣的“參、芪”等藥,且本次病脈為“無力”脈,皆提示是氣虛而非陽虛。言其暫愈者,氣虛之人非“數服”可解。因病未除根,它日必又有其他不適出現。后果然又現不適,以為氣虛舊疾復作,又用參、芪等純溫補藥而反加重。從行文語氣看,不可能僅憑“脈緊無力”,就“知為虛人外感”,必須有明確受風寒病史,又脈緊,從水平高的醫生看,判斷感冒是肯定不會錯的。既有素體氣虛,現癥又見脈無力,故斷為氣虛外感,且應是風寒型,因“脈緊”。氣虛外感用參、芪補氣并無錯,如敗毒散,但一味地溫補而不發散,便會造成“閉門留寇”,故病反加重。

作者采用發散風寒與溫補陽氣并舉的再造散治療,是否需要其中的附子呢?不需要。但值得一提的是,凡風寒或風寒濕感冒,只要未化里熱、或未兼里熱,用溫里或補陽藥都不妨礙,尤其溫里藥更不忌,且還可能增強發散之力。故此案中風寒僅兼氣虛,無明顯陽虛而用附子,加之亦可,不影響總的治療方向的正確性。不料服之反而打起寒戰,作者復診其脈(在其他無甚改變的情況下,脈象可能提供點什么),發現“脈動”,即短促有力也,結合藥后寒戰表現,乃陽氣得助,與表邪斗爭劇烈。但藥尚欠力,“脈動”為陽氣欲出不得出之象。仲景《傷寒論》中用桂枝湯也有“脈促”的,與此類似,仲景則繼續用桂枝湯。這是邪正相爭的關鍵時刻,天平隨時可能向任何一方傾斜。作者急以姜糖水以助汗力,果然再劑而汗出邪解病愈。

此案的-一個很重要的啟發是,在辨證、用藥確實比較有把握的情況下,出現意外反應或者病情無動于衷時,不要驚慌失措,要仔細檢查各方面病情變化,察明是佳兆還是惡化,不能輕易地立即推翻之前的思路。曾有一人治一典型太陽中風證,予桂枝湯,不料竟不效,甚為詫異。詳詢之,又檢查藥渣,竟誤以肉桂代桂枝。改用桂枝后,一劑而效。還有一人以黃芪為主藥療一病,也是意外不效。再三詳詢,才知當地黃芪多是偽品,換之以正品,亦得速效??梢娪盟幉恍?,可能并非用藥之過。是辨證有誤?或藥力不及?或先后失序?還是比例失當?煎煮有誤?甚至于藥鋪不可靠?或起居有乖?均須冷靜查對,只要基本功扎實,不可慌了手腳,先就把自己否定了。當然,也不可出自本能地要推卸責任,而忘記了一項一項查找原因。

——本文摘自《方劑學案例分析》

《鄧中甲方劑學講稿》中關于再造散的論述

再造散(《傷寒六書》)

組成

人參、黃耆、附子、細辛、羌活、防風、川芎、桂枝、炒白芍、煨生姜、大棗、甘草

功效與作用

助陽益氣、解表散寒

下面我們簡要看一下這個附方。這又是《傷寒六書》上的方,過去當正方,二類方,《傷寒六書》這個方,它是助陽解表的,嚴格的講,助陽益氣解表。解表發散風寒,助陽益氣解表??傮w上歷來劃分為助陽解表這個范圍。所以從它這個主治證候來講,有一組陽虛表現,熱輕寒重,惡寒發熱基礎上熱輕寒重,說明既有外來風寒,又有內在的陽虛,寒很重,無汗肢冷,這還是屬于表實證范圍。陽虛不能溫養四肢。除陽虛之外,有氣虛,所以它助陽和益氣結合。像肢體倦怠,面色蒼白,語聲低微,舌淡苔白,這都是一個比較典型的氣虛證。氣虛證加寒像,陽虛氣虛同時并見,陽氣不足,又加外來的表寒。

治療呢,再造散,《傷寒六書》的,就是前面講的柴葛解肌湯那位作者。他還是尊重經方的配伍規律,用麻黃附子細辛湯的設計,做為他的基本思路,他覺得陽虛氣虛,用麻黃怕發散太過,陽氣虛弱之人,掌握不好,容易汗多亡陽,所以他覺得麻黃和桂枝比,用桂枝湯代替麻黃。那桂枝湯散寒,力量很微弱,散寒力量較小,那用桂枝湯不夠怎么辦呢?它里面加羌活、防風,他就把麻桂劑、羌防劑又來融合了。荊防四方來融合了。

仲景時代很少這樣用,我說過仲景沒用過羌活,防風在治表寒當中他很少用的,很少用。這個他就把羌活、防風,和桂枝湯,合在一起代替麻黃,這樣既保持它一定的發散風寒作用,又能夠用發汗峻劑不至于發散太過,本身陽虛,怕亡陽,這個方里在溫陽的基礎上用附子,加人參、黃耆。麻黃附子細辛湯,麻黃用羌活、防風加桂枝來代替。因為實際上,羌防劑相對麻桂劑來講要平和,它不僅僅是照顧到風寒夾濕了,藥性比較平和,同時能夠止痛。用附子來溫陽,它又結合參、耆(人參、黃耆)來補氣,溫陽益氣結合,細辛仍然用來既幫助發散,又可以幫助起發腎氣,所以它這樣構成一個方,所以你不必要一味味的背它,就用麻黃附子細辛湯做為一個基本架構,麻黃附子分別,本來經方的基本架構,用時方很多藥來代替改良它。這個思路,構成一個助陽益氣,解表散寒的方劑了。

所以這個方,也就是時方,這個時代用來治療陽虛外感的一個代表方,一般說助陽解表,都適用再造散來作為代表。經方以麻黃附子細辛湯來作為代表。實際上這個方還是從經方當中,這個思路變化出來的,這是再造散。

0
分享到:
沒有賬號? 忘記密碼?
捕鸟陷阱制作视频教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