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物備急丸組成,醫案,方歌方解,功效與作用

  • A+
所屬分類:經方論治

【三物備急丸組成】

大黃 干姜 巴豆,等份制丸

巴豆

【三物備急丸方歌】

三物備急巴豆研,干姜大黃不需煎,卒然腹痛因寒積,速投此方救急先。

【三物備急丸方解】

本證是由飲食自倍,寒積內停, 上焦不行,下脘不通所致,治療以攻逐寒積為主。方用巴豆辛熱峻下,開通閉塞;干姜辛熱,溫中暖脾;大黃苦泄通降,一以制巴豆辛熱之毒,一以協巴豆泄下通腑,且大黃之寒,得巴豆、干姜之熱,則其性大減。故三藥配用,共奏攻逐寒積之功。

【三物備急丸主治】

心腹脹滿冷痛如錐刺,二便不通,舌苔白滑濁膩,脈沉緊有力,甚則神昏肢厥,氣急口噤。

【三物備急丸醫案】

男性,12歲,于2003年9月10日因觸電倒地后意識不清,入院時心音聽不到、大動脈搏動消失、呼吸停止、血壓測不到,面色紫暗,意識不清。立即給予心肺復蘇術等措施,生命體征恢復正常。但患者一直處于昏迷狀態,無胃腸蠕動、無腸鳴音。用肥皂水灌腸2次。促胃腸動力藥莫沙比利5mg,每日3次。大黃30g,煎后分次胃管內注入,均未見效。又采取針灸、新斯的明足三里封閉的方法也未能奏效,腹部聽診胃腸道仍寂靜無聲。西醫診斷為嚴重胃腸功能障礙,于26日請中醫診治。證見神昏目合、口開舌吐、四肢強直、飲食不化、瞳神散大、苔白水滑,屬脫證。元氣衰敗,胃氣也無,但雙目微有神,脈雖弱而緩,神氣尚存。給予參附注射液40ml,靜脈滴注,每日1次。三物備急丸一劑(巴豆2個去皮,大黃3g,干姜3g)共研細末,加水調至50ml胃管內注入。
患兒第2天出現腹瀉6次,水樣便1500ml,大便潛血陰性,可聞及微弱腸鳴音。27日改用溫補脾胃、理氣化痰方:干姜5g,紅參5g,茯苓5g,陳皮10g,半夏5g,白豆蔻10g,石菖蒲5g,郁金5g,每日1劑,共3劑,水煎服。29日佐以開竅之法:加蘇合香丸,1丸,每日1次。10月3日患兒開始排便排氣,為稀便。左下腹可觸及條索狀糞塊。前方加川厚樸5g,杏仁5g,檳榔10g,枳實5g,白芍5g,每日1劑。7日患兒腹部出現胃腸蠕動波,左下腹可觸及移動性包塊,聽診可聞及腸鳴音,但較弱。經肛門掏出成形便1500g。前方加木香5g。后又用溫中理氣通腑之法以暢通腸氣,前后近1月,腸蠕動及腸鳴音完全恢復正常,每日鼻飼飲食,二便正常至今。除神志未恢復外,各臟器功能正常。 (摘自《中國中西醫結合雜志》)

【醫案分析】

患者電擊昏迷中,出現“無胃腸蠕動”,西藥不見效,中藥大黃也沒效(西醫未“辨證”而用)。中醫從“口開舌吐”判斷是偏于脫證(沒有看到大出虛汗、手撒、肌肉弛軟),但“四肢強直......苔白水滑”又可能是痰飲所致的實證、閉證。故作者以溫補的“參附注射液”以救脫(相當于回陽救脫的獨參湯與四逆湯的結合),同時考慮到“嚴重胃腸功能障礙”是會診的原因和當前主要棘手問題,又用熱性攻積導滯方——三物備急丸灌胃(因“苔白水滑”,故選用熱性攻下方。又因病情十分頑固嚴重,故用較峻猛的三物備急丸暫時急用,中病當即止)。第二天終于腹瀉,并“聞及微弱腸鳴音”,病機方向的“寒”性判斷應該是沒有問題了(寒積只用寒涼之大黃確實無效)。腑氣已通,但元氣未復,痰飲尚存。故改用“溫補脾胃”(干姜、紅參)和“理氣化痰”(茯苓、陳皮、半夏、白豆蔻)的方法。鑒于神志未清,加化痰濕開竅的菖蒲、郁金。3劑后,發現神昏依舊,故又加溫開的“蘇合香丸”。雖未再用瀉下藥,但4天后“開始排便排氣”,是胃腸正氣正在恢復中的佳兆。方向未錯,當再進??紤]新積存了“左下腹......條索狀糞塊”,故加消脹(厚樸、枳實)及溫和通便(杏仁、檳榔、白芍)的藥物。4劑后,胃腸進一步恢復,甚至偶能見到“胃腸蠕動波”,糞塊也在移動中,但較緩慢(前面用巴豆而取速效,現在溫藥姜、附等用得太少,效果太慢)。糞塊堅硬,鑒于正氣正緩慢恢復,而糞塊已至肛門,作者不欲再以藥峻攻,干脆“經肛門掏出成形便”,在住院部中亦不失一暫時治標緩急之良法(門診不便)。后仍大致以溫補加消脹、緩通的方法慢慢調理,腸蠕動及腸鳴音終于完全恢復正常。后面的從容通調,得益于首診三物備急丸的正確選擇和及時、適度的應用,為后續進一步治療奠定了基礎。

——本文摘自《方劑學案例分析》